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母親的針線蒲籃

來源:發布者:喬生林時間:2019-06-20

老母親的針線蒲籃雖然并不十分起眼,周身脫漆的柳條顯出它的古樸,讓人略感心酸,但它卻是我們家的傳家寶。它伴隨了母親大半輩子,直到母親九十九歲去世,仍然在母親床頭放著。看到蒲籃里剪刀、頂針、線轱轆、線板、錐子這些母親生前常用之物,老母親生前辛勞的身影歷歷浮現眼前。

母親1920年出生在一個姐弟六人的貧苦家庭,外祖母早逝,母親挑起長姐為母的責任重擔。十八歲,她和父親成親,嫁到姚村。既要照料婆家又要顧及娘家,兩大家子上下十幾口人,蒸饃做飯、下地干農活,這份重擔壓在母親柔弱的肩頭。

與其說母親勤勞,倒不如說是生活所迫。母親從小紡花、織布、裁衣、縫褲、納鞋底、做襪子、绱鞋,樣樣精通。這家老人想要雙脊條棉鞋、那家小娃滿月要做老虎鞋,母親這個做完又給那個做。那時候,親戚朋友家中男婚女嫁,置備嫁妝,刺繡扎花,要找裁縫把式,都會邀請母親前去幫忙。母親從不推辭,盡自己所能,一針一線施展本領和身手。舅舅曾夸母親說:“姐!你一輩子給大伙做的鞋襪能裝滿一大車,你的手指頭多虧是肉長的,要是鐵的都能磨細了。”

母親不怕吃苦,也不怕吃虧,好吃的、好穿的總是先給別人,就連自己的嫁妝衣物都給弟妹做了添奩。母親常說自己是打小沒奶胎里窮,人窮志不能窮。母親教我們做人,第一要勤奮,不能好吃懶做怕動彈。第二要識業,更要愛惜財物。在那個物資緊缺的年代,吃飯要糧票,穿衣要布票、棉花票,母親精打細算,我們姊妹五人只有過年時,才會穿上一身新衣服。

平日里小弟小妹都穿哥姐穿過后回改下的衣服,經母親巧手細縫,外行人根本看不出破綻。在那缺米少面的日子里,母親教育我們:家住河邊要惜水,百顆麥子不成面,浪費糧食、糟蹋物品要遭天譴。這些教誨既是母親的人生感悟,也是給我們后人的警示和啟迪。

母親的針線蒲籃如今仍然放在老人家生前住過的老屋,它是母親給我們留下的念想。母親留下這些針頭線腦并非值錢財物,可她留給我們的卻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,我們沒有理由忘記和拋棄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上海快3开奖奖结果